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绝世唐门_冬妃

绝世唐门_冬妃
本篇最后由 eamonsun8733113 于 2017-3-19 10:45 编辑
斗罗历年x589年,日月帝国的医生和科技人员集体作,发明了一个可以治疗残疾的电疗装置,徐天然的脚完全治好了,与此同时,下身也逐渐恢复了应有的模样,当晚便尝试了橘子的味道。同年的十月,士气奋起的日月帝国士兵们在徐天然的带领下,攻破三国,化作本国土地。

    所有封号斗罗集中在一起,商讨大事,然后达成意愿,结成一个反日月帝国军,来剿灭贼子的野心。第二年春,日月帝国突破重围,杀到了海神阁,大陆最强者玄老迎战,不幸败。缘是徐天然的脚伤好了以后,他的浑身经脉也随着打通,再经过了电疗,他的身体上的魂力充沛到一种无法阻挡的地方。然后在士气大增的日月帝国军之下,擒服了海神阁等人,日月帝国统一大陆
,史称,日月大陆。

    「陛下,今晚的牌子……」

    太监跪在一代贤君的徐天然脚下,举起了乘有各个妃子的牌子。

    徐天然想了想,喃喃道:「橘子皮肤滑嫩,唐雅幽静典雅,萧潇樱唇不赖,江楠楠的足丫更是一绝……唐舞桐……嗯……好吧,就她吧……」

    一时想不到什幺好的,于是徐天然翻开了唐舞桐的牌子。

    (在大战完毕后,徐天然将大路上称得上美女名号的女子全部纳为妃子,而其余女子则是成为陪嫁丫鬟的角色。)夜晚,在太监们的传呼下,唐舞桐鬆开系在胸前的绳结,将所有衣服脱掉,然后身子浸泡在洒满花瓣的浴盆里,在侍奉皇上之前,有必要注意自己身体的洁净。

    洗净完毕后,穿上一件与髮色接近的粉蓝色抹胸连衣裙和披上云肩,缓步走去徐天然的寝宫。

    刚走到寝宫的不远处,便听闻女子轻微的娇吟声和含着某物的呜呜声。

    唐舞桐忽然停了一下,然后再次向前走了。

    宫女推开门,看到了平时经常看到的景色。

    史莱克的姐妹们结着漂亮的髮髻,一脸癡媚地伺候着眼前的女人。

    幼小萝莉面貌的萧妃萧潇用自己最得意的小嘴儿舔玩着徐天然那粗壮的肉棒。

    而楠妃江楠楠和桃妃马小桃用她们那硕大的巨乳夹住他的手臂给他按摩,而

    唐妃唐雅则游走着,有时舔舔耳垂,舔舔胸前的乳头,又或者和萧潇争食一会肉棒,又或者舔舔脚。而皇后橘子则穿着一身漂亮的宫装跪着在床后,抿着小嘴,给徐天然按摩。

    唐舞桐推开一边,这是日月帝国的习俗,没有侍寝的人,有必要为侍寝的人把皇帝殿下弄得兴奋起来,不然的话,就不能为皇室的后代着想了。

    徐天然突然间抱住了萧潇的小脑袋,从如此细微的动作,萧潇立即懂了,小脑袋不顾一切地将肉棒纳入喉中,小舌头舔弄着棒身,小手紧紧握住睾丸。

    咻的一下,大量的精液盖住萧潇的俏脸,甚至如墨般的长发也浇上精液。

    徐天然看见萝莉面貌的女子竟是如此辛苦的吞嚥着自己的精液,拍了拍手,

    唐雅走上去帮萧潇舔舐一些,粉嫩的小舌刮着精液的样子让徐天然有些兴奋,

    更让他兴奋的,莫过于精液从少女们脸与脸之间的缝隙流到衣服上,洁净的衣服沾满了精液的样子了。

    橘子跪在徐天然的面前,帮他清理乾净鸡巴后,便站起来盈盈拜下,说:

   「陛下今晚好好休息吧。」

    其余几女也跟着拜下,同样说祝陛下做个好梦,在橘子的带领下一一走出了寝宫,顺手带上了门。

    唐舞桐缓步走进,紧接着盈盈拜下,说:「今儿舞桐服侍陛下。」

    说罢,她小肩一抖,云肩落下,再次走上前,小手轻轻地推了一下徐天然,

    徐天然也顺着她的意思,躺在了床上。

    唐舞桐将一缕垂下的细发挽回脑后,然后将挺立起来的鸡巴含入口中,小手时不时把玩一下睾丸或磨擦一下大腿内侧。

    「呜……呜……呜……」

    小嘴因为再也含不住粗壮的肉棒,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徐天然不再强迫唐舞桐来给他口交了,将她推在床上,嘴巴在唐舞桐身上种下梅花,大手握住奶子,死死捏住,另只手深入裙摆,摸着没有穿内裤,早已湿淋淋的肉穴。

    而唐舞桐则很配地让徐天然亲吻到自己各个地方,不时发出淫蕩的浪叫,

    身体不断地扭动。

    「啊……恩……恩……皇上……臣妾……恩……好……好舒服……嗯……恩……」

    抹胸长裙因为两人的激烈性爱下滑落至胸,只见深色的乳头和白嫩的大奶子让人忍不住吞下口水。

    徐天然就这幺扑上去,牙齿用力地扯咬着乳头。

    唐舞桐忽然痛得眼泪都出来了,但是小手抱住徐天然的头,大喊:「啊!好棒啊!嗯……好……好厉害……陛下……不……不用……怜惜……冬妃……恩… …恩……快把……您这个……骚货冬妃……恩……活活操死……吧……」

    徐天然坏坏一笑,说道:「那……你该怎幺做呀……小骚货?」

    说的时候,不忘用力捏一捏唐舞桐的奶子。

    唐舞桐褪下长裙,双腿分开,用两指把分开阴唇,让徐天然看见里面早已湿透的小嫩穴。

    轻轻说道:「请陛下赐福……嗯……小骚货……」

    在徐天然点头那一瞬间,她露出了自己淫蕩的一面,芊芊玉手握住鸡巴使劲撸动,大拇指磨蹭着龟头,露出微微露出点点粘液,似乎快要射出的时候,她才没有继续撸动,而是牵引着肉棒的龟头完全被肉唇所吞没。

    「陛下……来……人家……让您……嗯……舒服……」

    舔去指头上的粘液,只见她仰起头来,轻嗯了一下,说道:「进……进来了……陛下的……大… …大鸡巴……」

    淫魅的语言从美人的小嘴儿吐出,这让徐天然好兴奋,臀部快速挺动,让肉棒挤进去,狭窄的肉穴给予给他的快感,不佔少数。

    「嗯……嗯……嗯……啊!」

    唐舞桐低低地呻吟出声,没有继续发浪,但是徐天然的肉棒查到了子宫的那一刻,她也忍受不了了这般愉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

    「啊……啊……啊……啊……」

    「陛下……轻点……人家的……嗯……啊……子宫……子宫……啊……快要被你捅破了……」

    本是紧紧抓住床单的手放在了徐天然的脖子上,双腿同样挂在他的臀部,小指头调皮了磋磨着徐天然的屁眼。

    娇躯随之扭动,奶子白晃晃地摇晃着,「哦……啊……啊……陛下……好大……好厉害……好棒… …哦……再……再快点……人家……骚货……受得了……好棒……哦……快……快捅破……骚货的……骚穴……哦……」

    徐天然抓了抓唐舞桐的奶子,只见他将鸡巴抽出来了,于是唐舞桐转身,露出白晃晃的屁股。

    啪,啪,啪。

    徐天然很喜欢唐舞桐的屁股,小巧白嫩,很适把玩。

    「哎哟……陛下……再……再重一点……」

    唐舞桐的身体完全被开发了,只是那幺轻轻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小水儿便滴到了床下。

    「陛下……别打了……骚货……骚货……想要陛下的……嗯……大肉棒……恩……肉棒进来了……好……好棒……啊……恩… …」

    徐天然一口气插到内部,一股近似爽快的紧迫感充斥着大脑,他的身体向前倾,抓住了唐舞桐的奶子,然后拼命地抽插。

    「啊……啊……啊……」

    唐舞桐摇着屁股,使劲地配着徐天然的动作,奶头硬了,被徐天然用二指捏玩着。

    「乳头好舒服……啊……陛下……用力……舞桐……小骚货不怕痛……恩……啊……不怕……不怕……恩… …啊……用力操骚货啊… …」

    她翻了个白眼,神誌开始不清晰了,心里只想着肉慾。

    艳红的樱唇微微张开,口水从口中流出来。

    「冬妃,我们现在的姿势像什幺?」

    徐天然靠近唐舞桐的耳朵,吐气,把耳垂含入口中,问道。

    「小骚货……不……不知道……」

    唐舞桐摇头,一头长发跟着晃动。

    「我们这叫狗交式,你是小母狗。」

    她继续晃头,「不……人家不是……」

    徐天然忽然暴戾起来,一直拍打唐舞桐的屁股,使劲揉捏她的奶子,白皙的肌肤上,红了一次又一次。

    「你是还是不是……」

    「我是,我是……我是只小母狗……任人操弄的……小母狗……人快点爆操您的……恩……小母狗……」

    唐舞桐被打哭了,她怕了,徐天然根本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只好顺着他的话来说了。

    徐天然很高兴,挺腰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鸡巴次次顶入花心,抽出来时还带着些许白沫。

    「啊……啊……啊……啊……人……小……小母狗……不……不行了……要去了……」

    「啊——」

    一股浪潮喷射出来浇到龟头上面,徐天然呵呵一笑,无视唐舞桐一遍又一遍的苦苦哀求,他继续努力操动。

    「陛下……不要啊……人家刚刚高潮……不要……啊……啊……啊……啊……人家不要继续下去了……」

    唐舞桐无力地撑起身体,但是她还是无力地倒在床上,噘着屁股,任由徐天然玩弄。

    徐天然忍不住射了一发后,又把唐舞桐的身体翻转,让她面对着自己,然后鸡巴捅入了屁眼里面。

    「呀……进来了……进来了……进来到了……舞桐的……屁眼里面了……大鸡巴……好……好硬……好大……陛下……继续……啊……啊……啊……恩……恩……」

    唐舞桐忍不住发出浪叫,身体无力无节奏地摇动,白皙的娇躯沾满了汗水,

    粉红色长发粘在身上,给人增添了不少诱惑。

    徐天然低头含住硬得可怕的乳头,而唐舞桐伸出双臂抱住他的头,仰起头,发出一遍又一遍的浪叫。

    「啊……陛下……继续……舞桐的身体要被陛下……斩断了……啊……陛下……用力吸……用力咬……快……快把舞桐……的……奶子给咬……烂……啊……」

    「啊……恩……恩……人家快不行咯…………人家要……要去了……啊……」

    高潮再临,唐舞桐翻了白眼,躺在了床上。

    徐天然也感到自己快要射了,于是拔出鸡巴,用手磋磨鸡巴,对着唐舞桐的身体射了出来,出精量极大,而且射得又远,立刻从小穴到俏脸都是徐天然的精液,徐天然看看唐舞桐如今的样子,笑了笑,便把鸡巴强行塞入她的口中,让她帮自己把鸡巴舔乾净。

    唐舞桐无力地吮动,待徐天然射在她口里的时候,她当着徐天然的面,把精液给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