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妈妈是妓女

妈妈是妓女

有次在床上聊到守工地的同乡林老爹没讨婆娘,臣习楷给妈妈说,林老爹难得肏
到女人,偶尔搞搞工地上的老鸡,肏一次都要肏够本

  欧曼玲说:「那肯定他肏那些妓女起来凶哦。」

  臣习楷说:「是啊,工地上有跟他一起嫖过的人都说他每次好久都不下课,把那
些妓女肏舒服了,有次妓女还不收他钱,下床走路脚都拝了,哈哈哈!」

  欧曼玲很吃惊,「想不到老头那幺乾瘪一个老头瘾还大!」

  臣习楷捏着欧曼玲的大乳头说:「妈妈,要不然找个机会让他肏一盘,不把他性
福死了?」

  她白了臣习楷一眼,「亏你想的出,把你妈妈给那种货色肏,当你妈妈是妓女?」

  臣习楷说:「以前你单位不有人造谣说你卖过嘛?卖还不是主要给这种人肏?让
这种粗人搞你肯定非常刺激,想起他平常臭烘烘肏妓女的鸡巴插进你好多人肏过
的黑骚屄,搞得你欲仙欲死,肯定很火爆,妈妈,我没追究过你真卖过没有,你
就当是体验一次卖淫,你让我开开眼界吧!」

  欧曼玲有些生气了,「还让我卖淫,你还要我啥呢?那种人不乾净,把我肏
出毛病了你才舒服?」

  臣习楷呵呵笑着,伸手一模欧曼玲的骚屄,早就淫水氾滥,整个裆部稀的一塌糊
涂,「哈哈,哪个老家出名的贱货还说不给人家肏,怕是巴不得他的老鸡巴把你
肏瘫吧?」

  臣习楷笑着把满手的淫水抹在妈妈脸上,她害羞的打着臣习楷,嗔道:「都怪你!都
说些不正经的,还把人家说的那幺淫蕩。」

  臣习楷哄着欧曼玲说:「好妈妈,就让老头满足你一回,也让我们都开开心,
保证把你肏安逸!」

  妈妈说:「到时再说,也要老头同意啊!」

  臣习楷一看有戏,趁热打铁说:「他还不同意?能肏到你这样年轻漂亮的熟妇,
他要花好多钱才肏得到这种高档妓女?」

  「你……还真把我当妓女给老头肏啊!」

  臣习楷抠着欧曼玲糊满淫水的的骚屄说:「妈妈,来,当我是林老爹,让我把你
肏舒服!哈哈哈!」

  妈妈立马翻身起来娇嗔的光着身子按住臣习楷就打……下来臣习楷就给林老爹打电
话说,快过年的辛苦他了,臣习楷空了带个高档货给他「补补身子」。

  林老爹高兴坏了,一个劲说要得,要得。

  2018年2月2肏下午,大年初三。

  欧曼玲对臣习楷说:「林老爹一个人在外过年,很孤单的,要不我们今天去工地
慰问慰问他。」

  臣习楷笑着说:「慰问?你真想拿你骚屄慰问他?」

  欧曼玲白了臣习楷一眼,「我说正经的,别人都回家过年了,人家还帮你看工地,
他莫婆娘,又无儿无女,这个时候那些村妓也回家去了。我们去看看他老人家也
好啊。」

  臣习楷想管她是真慰问还是假慰问?今天趁机会让林老爹把妈妈办了,臣习楷一阵兴
奋,急忙给林老爹打电话,交待他开好房间,臣习楷今天给他带货来。

  林老爹一听也很高兴,连忙到工地边一家小旅馆开了房间。

  我们如期赴约。

  吃了饭,臣习楷对林老爹说:「你开的房呐?带我们去。」

  林老爹把臣习楷拉到半边,「当到老闆娘说这些?你也没带鸡来啊!」

  臣习楷指着妈妈说:「这个鸡还不舒服?我给你说,肏她舒服得很,老家好多人
都肏过她,你看这奶子,这屁股,等会你肏进她骚屄,你就晓得舒服了。臣习楷边说
边捏着欧曼玲的胸部,屁股和裆部给他说。」

  林老爹吓得忙摇头「要不得!要不得!你开玩笑哦!我从来没想过老闆娘啥
样,莫开玩笑!」

  臣习楷拉过欧曼玲给他说「真的!我妈妈听说你肏屄凶,专门来让你满足她!你
问她是不是?」

  欧曼玲羞涩的点点头。

  「还不相信?」

  臣习楷拍着妈妈的屁股对他说「放心!今天我和你一起肏她,我说了给你带高级
货来,今天这个「鸡」舒服嘛?」

  林老爹一下懵了,一看妈妈也点头同意了,再上下打量欧曼玲丰满肉感的身
材,色迷迷的看着欧曼玲娇羞扭捏的样子,精虫上脑了,心想你都捨得婆娘给我
肏我怕啥,再说这种货色的婆娘我这辈子哪能遇上,不肏白不肏,于是将信将疑
带我们来到小旅馆。

  这是一间狭长型不大的单人房。

  儘管开着灯,但仍显昏暗,屋子没有窗户。

  林老爹背靠床对面的墙壁,有点局促地撮着双手问房间如何,他面带微笑,
想让自己放鬆一些,但紧张的心情仍溢于言表。

  欧曼玲脱下外衣,林老爹连忙热情地说:「放到衣橱里吧,可以挂起来。」

  坐到床前,欧曼玲眼睛盯着地面,不知道如何开始。

  每见一个要与她做爱的陌生男人,她总是很局促。

  欧曼玲穿着一件毛茸茸灰色的紧身衣,胸脯的曲线很优美。

  臣习楷搂着她的肩膀说:「先洗个澡吧。」

  「是谁先洗?还是一起洗?」

  林老爹满脸急切。

  臣习楷拍拍欧曼玲肩膀:「她先洗!」

  有过几次经历,臣习楷显得胸有成竹,语气不容质疑。

  林老爹连忙进去把热水打开,欧曼玲低着头走了进去。

  点燃一支烟,与林老爹闲聊。

  林老爹问臣习楷怎幺玩,谁先。

  臣习楷微笑着告诉他谁先没关係的,关键是我们俩要轮流玩,想射就出来。

  林老爹恍然大悟:「对,对,这样玩的时间长,呵呵……」

  讨论完一些技术性问题,臣习楷告诉他,交代一些情况是有必要的,这样防止被
查房。

  一旦被检查,我们三人就得被分开问话,那时候,口径对不上,那不是卖淫
嫖娼吗?林老爹醒悟过来了。

  我们定好口径,真有人来查,就说这过年臣习楷带欧曼玲一起来慰问他。

  臣习楷对林老爹使个眼色「本来我也是带妈妈慰问你嘛!」

  林老爹立即笑烂了脸「就是……就是……」

  臣习楷说「你等会一定要卖力感谢她哦……」

  林老爹有点惑然「卖力!感谢?」

  臣习楷左手握住右手食指,做了个抽插的动作。

  林老爹恍然大悟,连忙色色的笑着点头「要得,要得,我保证把她肏舒服。」

  欧曼玲还没洗出来。

  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林老爹突然请求道「我可以去看看她吗?」

  臣习楷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点点头。

  卫生间的门没上锁,林老爹转身扭开门便闯了进去。

  林老爹「哗啦」地拉开遮水布,欧曼玲正站在浴缸里,温柔的灯光下,清清
的流水撒在她圆润风韵的身体上,一对柔软的乳房在颤动。

  「洗好了吗?」

  林老爹的声音在里面回蕩。

  欧曼玲开始以为是臣习楷进去,没太在意,听到林老爹的问话,「哎呀……」

  她害羞地把身子转了过去,发出女人尖细的惊叫声。

  「没事,没事……」

  林老爹把遮水布拉好,迈了出来对臣习楷说:「老闆娘身子好性感……」

  「她一直都是这样,以前老家好多人都想肏她……」

  臣习楷有点得意。

  不一会,欧曼玲裹着毛巾走了出来,红润的肌肤透着一股浴后的热气,圆滚
滚的膀子上挂着晶亮的水珠。

  臣习楷忙用干毛巾帮她揩乾净,林老爹则把被子掀开让欧曼玲钻进去。

  被子热乎乎的,林老爹早已经把电热毯打开了。

  按事先安排,林老爹钻进了卫生间。

  臣习楷猛地扑到欧曼玲身上,对着她红红的脸一阵狂吻,嘴里喃喃地说:「妈妈,
等一下他就要肏你、肏你的骚屄了……」

  欧曼玲脸上泛起红晕,嗔怪着:「你好坏,尽带我来给别的男人搞……」

  欧曼玲又自言自语:「他那个饿怂样子,硬是没肏过婆娘样,样子又猥琐。」

  「呵呵……也难怪!他哪可能搞到你这样的女人,再说他饿怂不是更加卖力
肏你吗?」

  臣习楷解释着,又安慰欧曼玲:「妈妈,只要他把你搞得舒服就行了,丑点关係
不大的,又不是相对象……」

  正说着,林老爹跨出了卫生间,边用卫生纸胡乱地擦抹黑毛丛中的鸡巴边说:
「我差不多了。」

  单人间只配有一块浴巾,欧曼玲已经使用过了。

  林老爹动作很快,开始他就对臣习楷说了,进去仅仅是清洗一下鸡巴,别的不用
洗了。

  臣习楷迅速脱了衣服,掀起被子,从欧曼玲身上拉下浴巾,欧曼玲丰满的裸体在
眼前一晃,旋即被被子遮住。

  林老爹对欧曼玲说:「我进来了啊。」

  钻进被子一下抱紧欧曼玲丰满温暖的身体。

  臣习楷微笑着瞟了他们一眼,着内裤进入卫生间,有意放慢洗澡时间,等他们玩
开了臣习楷再出去。

  林老爹温情地问欧曼玲:「床还算暖和吧?你高不高兴?」

  欧曼玲点点头,依偎在林老爹胸前,有点紧张地注视着他。

  林老爹急不可待,一手握住欧曼玲丰满的乳房,呼吸慌乱的唇吻住欧曼玲的
脸蛋,又顺着欧曼玲的脸颊往下,舌尖在欧曼玲的脖子和耳根上轻舔。

  「啊……唔……」

  面对一个与她肌肤亲热的陌生老头,欧曼玲渐渐有了反应,肉肉的身子在颤
动,抱住了林老爹。

  林老爹把她的手拉到下身,妈妈握住林老爹还不算坚挺的鸡巴,轻缓套弄。

  鸡巴在欧曼玲手心里逐步膨胀,变得粗大、坚硬。

  林老爹猛地骑到欧曼玲身上,捧起一边乳房,一口将欧曼玲葡萄般大小的乳
头含进嘴里,手在欧曼玲稀疏的阴毛里搓揉。

  「噢……噢……」

  陌生的男人很快让欧曼玲欲火中烧,她扭动着身体,淫水顺着阴道口汨汨流
淌,被子被掀开到一边。

  林老爹的手在欧曼玲的阴道口轻抹了一下,「呵!你出了好多水。」

  林老爹得意地坏笑着,欧曼玲丰腴肉感的肉体完全被他驾御。

  林老爹坚硬的鸡巴顶在欧曼玲大腿上,恳求着:「我不带套行吗?我和你儿子一样,很稳当的。」

  欧曼玲杏眼微闭,轻喘着犹豫道:「嗯……安不安全啊?」

  「安全的,安全的。」

  林老爹答着,挺起乌黑油亮的鸡巴给妈妈看,「你看嘛,我洗乾净了的,没
问题!」

  妈妈看着他青筋暴突的鸡巴,想摸又有点怯怯的说「他们说你经常肏那些工
地上卖淫的,要是把我惹起病……」

  不等她说完,老头一把拉起欧曼玲的手让她握住自己高挺的鸡巴,「老闆
娘,莫说那些婆娘了,我肏她们都是带了套的,我还怕呢!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
我要是这辈子不带套套射在里面一回,死了都想得下了,你摸嘛,你看我鸡巴没
问题的,求求你了!」

  欧曼玲有点不舍的轻轻套弄了一下眼前的黑鸡巴,有点犹豫。

  骚屄里的淫水一股股流出来,把床单打湿了一滩,心里已经顾不得那幺多了。

  林老爹见状擡脚插进欧曼玲的两腿之间,早已觉得下身空虚的妈妈顺势蜷起
双腿大大张开,林老爹手握坚硬的鸡巴,对準欧曼玲温暖湿润的阴道口猛地一挺,
粗大的鸡巴刹那塞满欧曼玲温暖的骚屄。

  「噢……啊……」

  一刹那,欧曼玲只觉得空虚的下身突然被一种强力所充实,忍不住大声淫叫
起来。

  她忘情地搂着身上男人的肩膀,热切吻着上方男人的脖子,不顾羞耻地身体
扭动着,不停地上下摆动屁股,迎合着林老爹的抽送。

  「哦……哦……」

  林老爹喘叫着,把鸡巴抽了出来。

  「太紧张了,怕射……」

  林老爹停止动作,呼呼喘着粗气。

  「射就射了,没关係的……只要你把我搞舒服」

  欧曼玲搂着身体上面林老爹的腰,饑渴地张开肉肉的嘴唇。

  林老爹还是没动。

  欧曼玲拉拉被子:「盖上被子吧,你冷不冷啊?」

  「不冷。」

  林老爹回答着。

  停息片刻,他的手探下去,分开欧曼玲爱液密布的阴唇,屁股往前一倾,大
鸡巴再次埋入欧曼玲温热的骚屄里,「噢……」

  欧曼玲像触电般地头往后一仰,再次淫叫起来。

  林老爹双手绕过欧曼玲蜷起的腿,搓揉着欧曼玲挺拔的乳房,大幅度晃动抽
送着边淫蕩地说:「等一会你儿子出来,我就这样搞你,让他看到我肏你骚屄,
行吗?」

  欧曼玲性欲迷蕩:「嗯……你就喜欢说这些……啊……快点肏我。」

  扭动着屁股,情不自禁地收缩骚屄,紧紧地夹林老爹的大鸡巴。

  林老爹无法忍受,又将鸡巴抽出来。

  他拧着欧曼玲的乳头问:「 搞你的屁眼好不?」

  不等欧曼玲回答,他的鸡巴直顶欧曼玲的后门。

  「哎呀……疼……别……」

  欧曼玲大声哀求着。

  但是,林老爹的鸡巴没找到地方,顶到欧曼玲的会阴部位了。

  后门进不去,林老爹的鸡巴往上一擡,猛猛地插进欧曼玲的骚屄里,狠命地
用劲。

  「啊……进得好深……喔……哎哟」

  欧曼玲身体往上一挺,热烈地迎合着,再次紧紧抱住林老爹的腰。

  林老爹怕忍不住射,停止一会,又双手搂着欧曼玲蜷起的双腿轻缓抽送问:
「你真是他妈妈吗?」

  「我是他妈妈嘛,怎幺会不是?你的工钱都是我发的,难道还有假?」

  欧曼玲放鬆抱紧林老爹腰的手。

  「我怕你不是他妈妈吧,妈妈也捨得我肏?」

  林老爹停止动作,让鸡巴保留在妈妈阴道里,意识有点迷离:「你里面好暖
和,射在里面一定好舒服……一会你儿子出来看我这幺肏你会开心吗?……我好
多月没干了……」

  林老爹伏在欧曼玲身上,开始用力插欧曼玲的骚屄。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